新闻资讯
快递大国如何变为快递强国
发布时间:2019-11-13  浏览次数:53
我国目前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快递大国”,但快递企业粗放经营、低价竞争、安全环保隐患突出等问题严重,亟须通过高质量发展,实现向“快递强国”的跃升。

11月11日,第11个“双十一”购物节到来,当天,仅“天猫”的物流订单量就达到了12.92亿。在短时间内爆发的天量交易额背后,我国的物流基础设施与物流行业也再次迎来大考。

今年3月1日,国家发改委牵头、24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推动物流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意见》。9月1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提出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强国,基本形成“全球123快货物流圈”,打造绿色高效的现代物流系统,推进电商物流、冷链物流、大件运输、危险品物流等专业化物流发展。

国际快递   国际快递电话


随着消费升级和新动能的不断培育壮大,我国目前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快递大国”。然而,我国快递业仍有待进一步的高质量发展,从而向“快递强国”跃升。

快递企业粗放经营,低价竞争,存在安全环保方面的隐患。当前,我国快递行业虽然已经涌现出京东、顺丰等行业巨头,但总体而言仍然处于规模扩张时期,企业经营比较粗放,大部分靠低价策略来竞争市场份额。此外,绿色发展不够,安全隐患增多。随着快递量的高速增长,各类纸板、塑料袋、胶带等的使用量激增,这给环保和人民生活带来了较大压力。由于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部分快递企业未能完全执行收寄验视、实名收寄、过机安检的“三个100%”要求,违规收寄行为时有发生,存在一定安全隐患。与此同时,随着送餐、即时配送等新模式的快速兴起,快递员、配送员遍布城市的每个角落,小型送货车辆四处骑行,对城市管理、交通安全等也带来一定的影响。

监管力量与政策支持不适应行业快速发展的需要。目前,快递业主要由国家邮政局实施监管。由于历史原因,国家邮政局的机构和人员都比较少,且下属机构只到“市”一级,无力面对数以千计的快递企业和数以亿计的快递业务量,监管力量捉襟见肘。与此同时,邮政部门与交通、公安、国安、工商、市政等部门的联合执法说易行难、实效不彰。如,跨境电商是我国目前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目前来看,跨境电商物流存在以下突出问题:一是邮政通道与普通货物通道之间,税负标准不一,通关宽严程度不一,在一定意义上形成了不公平竞争;二是邮政通关便利性仍然不够,智能程度不足,时间偏长;三是将我国邮政与其他国家联结起来的万国邮联,其治理规则与费用结算体系都远不能适应我国跨境电商迅速发展的需要。

相关法律、规章制度不完全适用。当前,我国国家层面上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和刚刚颁布的《快递暂行条例》,国家邮政局也相继出台了《邮政普遍服务监督管理办法》《快递市场管理办法》和邮政普遍服务、快递服务标准,对于规范市场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由于快递行业目前处于快速裂变之中,新情况、新问题、新现象、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已有的法律法规适应不了快递业高速发展的需要。因此,需要从立法或政策制度上进一步完善。

今后一段时期,我国的物流业务量(含快递)仍将总体保持快速增长态势,甚至可能由线性增长转向指数式增长。这是因为,互联网对于我国一、二、三产业的改造才刚刚开始,特别是“制造业+互联网”的发展和服务业的“触网”,将为物流打开更大的增长空间。为抓住这一历史机遇,促进我国进一步成为“快递强国”,应重点做好如下几方面的工作。

扩大国家邮政局的监管范围和监管责任。目前,国家邮政局是快递业的行业主管部门,但目前其监管范围仅限于运送小件货品的快递企业,这不仅不适应物流、快递正交叉融合的现状,而且也不适应快递对象由“货品”到“服务”的新变化。而物流也好、服务也好,目前恰恰又都是监管缺失的领域。因此,应进一步扩大国家邮政局的监管范围,先将现在处于无人监管状态的外卖、同城快送等纳入,以后可视需要,将邮政、快递、物流、货品、服务等具有的“寄递”性质的多样化业务统一纳入监管。同时,应结合邮政与快递业发展的实际情况以及我国国有企业改革的进程,适时考虑将中国邮政集团的改革提上议事日程。具体而言,短期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改革其财政补贴的方式与规模,中长期而言,则应推动其混合所有制与治理结构方面的变革。

引入竞争中性原则,促进快递业健康发展。随着我国改革开放进入新时代,对外开放程度将大幅度提升。在快递这样一个市场化程度、竞争性强的领域中,应全面清理现在邮政快递业监管的制度文件,凡是不利于公平竞争的、有悖于市场经济基本规则的,要及时清理。同时,适时启动邮政普遍服务的“政府购买服务”改革,营造国有民营公平竞争、质效优先的市场大环境。

大力提高通关便利化程度,促进跨境物流大发展。当前,我国已进入了新一轮的全面对外开放时期,扩大进口、增加出口势在必行。为此,亟须解决影响跨境物流的一些硬障碍,为进出口发展扫清路障。首先,沿“一带一路”的地区,要提前建设一批跨境物流的基础设施,地方政府要保证用地需要。其次,要加快培育一批有较高水平的跨境物流企业,政府应主动提供航空、航线方面和基础设施建设用地的政策支持。再次,加大投入,进一步提升通关设备的智能化程度,“人下班、机器不下班”,真正实现24小时通关。又次,进一步降低关税水平,公平国际邮政与一般货物进出口环节的税负水平。最后,积极参与万国邮联的相关改革。

现阶段对其的法律规制宜坚持谨慎立法,底线监管。快递业作为新经济之一,目前尚处于大开大合之中,距离成熟、稳定还有一段时间。因此,现阶段对其的法律规制宜坚持底线思维,谨慎立法,守好安全、环保、公平竞争等普适性原则。首先,严肃查处恶性市场垄断与不正当竞争,努力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其次,抓住绿色发展这个“牛鼻子”,出台快递业绿色发展行业指导意见,对车辆、纸箱、胶带的成分与规格提出统一标准,并适时调整。再次,加强冷链物流的行业指导,可根据WTO相关规则,同时参照欧美发达国家的做法,提出发展冷链物流的行业指导意见。最后,加快研究无人机航线、快递车辆路权、末端监管等具体问题。

从“管理”到“治理”,推进快递业治理现代化。面对飞速成长的中国快递,要积极引入大数据治理,可在国家邮政局现有数据网络的基础上,进一步构建全面覆盖、统一调度、信息共享的快递业治理综合信息系统,同时加强数据挖掘和数据分析,提供行业公共信息,适时引入区块链技术,为发展注入新活力。同时,要搞好协同治理,从国家层面理顺相关法律法规、政策之间的冲突,解决好邮政、交通等部门之间的协调配合问题,制定相对统一的行业器具与服务标准,以降低社会性交易总成本,同时切实发挥行业协会、龙头企业的作用,并赋予其适当的管理权责。

来源: 大众日报
>>返回
友情链接:

地址:江苏省常州市潞城华丰路168号 手机:13912349897 赵先生
Copyright @ 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航迅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